• 訂閱中略·策
  •   
    分享到:
     
  • 【從“十三五"戰略規劃看工業制造業前景】
  • 標簽: 中略咨詢    作者:中略咨詢    瀏覽數:2582    時間:2016/4/29
  • 內容提要: 2015年“雙十一”剛剛過去,阿里巴巴一天創下近千億元的成交額,讓人們感嘆電商的霸道,但深究下去我們可以發現,如果沒有工業企業、制造業企業去生產那些我們所需要的貨品如衣服、器具等,網點規模即便再大也沒有作用,因為沒有商品可以銷售,電商也將成為擺設。
  •      2015年“雙十一”剛剛過去,阿里巴巴一天創下近千億元的成交額,讓人們感嘆電商的霸道,但深究下去我們可以發現,如果沒有工業企業、制造業企業去生產那些我們所需要的貨品如衣服、器具等,網點規模即便再大也沒有作用,因為沒有商品可以銷售,電商也將成為擺設。從人類歷史進程來看,工業和制造業是大國、強國崛起的基礎,是經濟發展的重要支撐力量。但如今,活躍在各大媒體上的明星企業、被風投垂青的企業,往往都是泛金融、APP應用、電子商城等非工業和制造業的企業。 
         有經濟學家同行認為,我國的經濟發展需要向美國等經濟成熟的國家學習,需要大力發展第三產業。話沒有錯,第三產業需要我們大力發展,但前提條件是第一產業和第二產業必須與第三產業匹配,否則失衡的結構會導致經濟發展陷入泡沫泥潭。作為未來五年經濟發展的指引,“十三五”規劃建議對工業、制造業提出了多項要求。 
         各區域工業發展將更加均衡
         國家對工業和制造業有多重視?關于“十三五”時期經濟社會發展的主要目標這段話中可以體現出來——“經濟保持中高速增長。在提高發展平衡性、包容性、可持續性的基礎上,到2020年國內生產總值和城鄉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主要經濟指標平衡協調,發展空間格局得到優化,投資效率和企業效率明顯上升,工業化和信息化融合發展水平進一步提高,產業邁向中高端水平,先進制造業加快發展,新產業新業態不斷成長,服務業比重進一步上升,消費對經濟增長貢獻明顯加大。戶籍人口城鎮化率加快提高。農業現代化取得明顯進展。邁進創新型國家和人才強國行列。” 
         規劃對工業的要求是和信息化融合發展水平進一步提高,我們可以對此解讀為是為 “互聯網 ”在做鋪墊;對制造業的要求是先進制造業加快發展,布局“中國制造2025”,并意味著國家對制造業進行了一分為二的看待,落后、夕陽制造業需要逐步淘汰,先進、朝陽產業在現階段需要大力扶植發展。 
         從我國工業整體布局來看,東北地區在20世紀90年代以前一度成為我國經濟發達的地區,同時也是我國最重要的工業基地。隨著改革開放的進程,經濟發展重心向沿海地帶開始轉移,東北地區的經濟發展速度逐漸落后于沿海地區,國家也因此提出了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振興戰略。 
         2015年3月9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吉林代表團審議時強調,東北老工業基地振興發展,不能再唱工業“一柱擎天”、結構單一的“二人轉”,要做好“加減乘除”。2015年7月17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吉林省考察期間,又聽取了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和“十三五”時期經濟社會發展的意見和建議,他強調,無論從東北地區來看,還是從全國發展來看,實現東北老工業基地振興都具有重要意義。2015年10月29日,習近平總書記在釣魚臺國賓館會見德國總理默克爾,雙方積極評價中德關系發展,同意進一步加強兩國各領域務實合作,其中還包括中方歡迎德方參與中國中西部地區發展和東北老工業基地改造。 
         國家領導人一年多次談到振興、改造東北老工業基地,其寓意不言而喻。“十三五”規劃中也指出,“推動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振興,促進中部地區崛起,加大國家支持力度,加快市場取向改革。支持東部地區率先發展,更好輻射帶動其他地區。”這表示在第十三個五年計劃中國家將加大對東北工業區域的扶持,但這并不意味國家會輕視對其它區域如沿海工業的發展。 
         改革開放以來,由于進出口貿易主要依賴于港口,工業企業迅速進入了具備地理優勢的沿海地區并實現了快速的發展,還導致了大量的資源從老工業地區向沿海地區轉移,導致我國工業發展失衡,不利于我國整體工業的均衡發展。國家著力改造東北老工業基地,為老工業基地注入活力,是在盡最大力度實現全國各區域工業發展的均衡。 
         整體而言,我國工業基礎能力經過數年的發展依然薄弱,難以支撐整個工業創新發展、轉型升級。創新能力不足、工業產品質量低劣、競爭力發展進入瓶頸、工業轉型升級陷入僵局,長期支撐我國工業快速發展的低成本優勢趨于減弱。 
         工業的發展需要均衡各個區域的協調發展,制造業的發展需要構建產業新體系。“十三五”規劃指出,“加快建設制造強國,實施中國制造2025.引導制造業朝著分工細化、協作緊密方向發展,促進信息技術向市場、設計、生產等環節滲透,推動生產方式向柔性、智能、精細轉變。”這句話的背景非常清晰,由于我國制造業已經從相對短缺轉向相對過剩,制造業未來的發展也需要從粗放型經濟向集約型經濟繼續轉變,從勞動密集型轉向資本密集型和技術密集型產業,從而實現經濟保持中高速的增長。 
         工業發展需配合各個行業
         國家一方面要協調均衡各區域工業化的發展,并使之帶動周邊地區的經濟增長,另一方面還需要協調工業化與其它行業的發展。“十三五”規劃提出,“協調是持續健康發展的內在要求。必須牢牢把握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總體布局,正確處理發展中的重大關系,重點促進城鄉區域協調發展,促進經濟社會協調發展,促進新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同步發展,在增強國家硬實力的同時注重提升國家軟實力,不斷增強發展整體性。” 
         工業該如何協調?“十三五”規劃同樣給出了建議,“實施工業強基工程,開展質量品牌提升行動,支持企業瞄準國際同行業標桿推進技術改造,全面提高產品技術、工藝裝備、能效環保等水平”,“堅持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健全城鄉發展一體化體制機制,推進城鄉要素平等交換、合理配置和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深化國防科技工業體制改革,建立國防科技協同創新機制”,“堅持最嚴格的節約用地制度,調整建設用地結構,降低工業用地比例,推進城鎮低效用地再開發和工礦廢棄地復墾,嚴格控制農村集體建設用地規模”,“實施工業污染源全面達標排放計劃,實現城鎮生活污水垃圾處理設施全覆蓋和穩定運行”。 
         在我國的工業化進程中,自主創新能力弱一直是制約發展的一大難題,國家對此提出了“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將希望給予未來。此外,我國還存在關鍵核心技術與高端裝備對外依存度高,以企業為主體的制造業創新體系不完善的問題。盡管我國一度成為世界制造業的工廠,但實事求是來說我國產品質量和檔次均不高,而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世界知名品牌少之又少;而且,我國制造業資源能源利用效率低,環境污染問題較為突出,加上產業結構不合理,高端裝備制造業和生產性服務業發展滯后導致制造業整體并不發達。在互聯網技術日新月異的同時,我國制造業還有信息化水平不高、與工業化融合深度不夠等問題。 
         簡而言之,就是說我國的工業發展需要在未來五年實現工業產品質量的提升,打造中國民族工業品牌,提高我國工業生產的效率,通過工業實現推動城鄉的協調發展,加大軍工產業的改革,控制工業對土地資源的使用,減少、降低工業污染。要實現這些目標,工業和信息產業必須融合,制造業結構必須升級。從整體上來看,想提高我國工業的健康發展需要對癥下藥,由于我國當前的市場秩序并不成熟,給予社會、民眾們的預期往往得不到落實,盡管我們常常提到“要注重同時運用市場機制、經濟手段、法治辦法,加大政策引導力度,降低并化解產能過剩,并完善企業退出機制”,但起到的效果并不明顯。 
         想讓工業和制造業健康發展,“時間就是生命,效率就是金錢”依然值得我們借鑒。無論經濟是否處于新常態,產品的生產時間、生產效率和產品質量,是產品價值的重要體現;同理,工業和制造業的效率與質量是我國實體經濟的重要體現。我們不能為了追求質量而付出過量的時間成本,同樣不能單純追求效率而忽視產品質量。兩者同時兼顧就必須要解決生產結構、核心技術、核心產品等方面的問題。 
         要解決生產結構、核心技術、核心產品等方面的問題,就需要結構調整、優化工業和制造業的生產產業鏈。我國制造業長期以來都是通過犧牲資源的方式來換取經濟效應,盡管當前這種情況已經大有改善,但為了獲取經濟利益依然在多種如人身、環境等方面付出了極高的代價。在這種背景下,我國制造業需要對產業鏈進行結構優化,通過新型技術和工藝降低對不可再生資源的需求、降低對環境的污染、降低制造業風險,提升資源的使用率。由于我國產業結構在改革開放之后為了追求速度一度出現發展失衡的現象,部分行業產能嚴重過剩而高技術產業占制造業比重偏低,產品優質率低,在產能依然嚴重過剩的情況下,市場的自我調整也需要進行完善。 
         正因為我國工業和制造業在改革開放的起步過程中也對空氣、土地、水資源造成了極大的污染,在未來十年我們必須通過自己的努力自主研發、設計、投產,覆蓋整體供應鏈的上、中、下游,創造出“綠色”生產設備、創造出“綠色”的產品、創造出“綠色”的生產力。如果做不到這一點,所謂保持經濟中高速發展就是一個巨大的泡沫,我們未來或許得在“十四五”、“十五五”等時期將治理污染作為主要的任務目標,從而影響十幾年后的經濟發展。 
         積極引導社會資本進入實體產業
         “十三五”規劃繼續保持著對工業和制造業的重視,但由于工業和制造業創造的產品帶來的經濟效益不如金融、互聯網產業,因此往往得不到人們的廣泛關注。例如,清暉智庫研究發現,央行的多次降準降息本是希望緩解中小微企業融資難的問題,但實際情況是我們看到股市上漲、樓市暴漲,中小微企業依然困在融資難的問題當中。 
         提高工業、制造業的盈利能力并非易事,由于我國工業基礎薄弱,企業自主生產和研發的意愿不強,想改善工業環境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實現。在我國高鐵不斷走出國門、我國軍事設備吸引西方世界關注的背景下,我們需要意識到,工業、制造業直接關系到我國經濟轉型升級、國防和經濟安全,因此社會更應該加大民間資本支持工業基礎能力而不宜過分投機資本市場。這不僅是一種投資行為,還是一種國家責任的體現。 
         這也反映了一點,在造富效應下,不受管轄、約束的資金傾向流入賺錢效益明顯、流動快、短期收益高的行業,這也是產業資本樂于進入那些爆紅的APP、網貸平臺等各種非實體產業的原因。從藏富于民的角度來看,制造業、工業的發展不能單獨依靠政府的扶持,同時需要政府引導民間資本、各路資金積極進入實體產業而非金融、互聯網、網商類產業。 
         除了引導資金進入外,政府還需要將現代服務業融入工業和制造業當中,一方面使產業匹配均衡發展,另一方面通過服務也倒逼工業和制造業快速發展,使得傳統工業、制造業向專業化和價值鏈高端延伸,以便實現工業、制造業由生產型向生產服務型轉變。 

         放眼全球,當今發達國家的實體產業都在邁入高端行業,世界工廠正在向勞動密集型區域、國家轉移,我國制造業產業鏈也正逐漸向高端延伸。當實體產業真正重新站穩并推動經濟增長,小康才能具備真正的意義。未來,在“十三五”規劃開始實施的過程中,我們希望產業管理部門能夠通過一系列政策促進我國工業、制造業向智能化、專業化、高效率、高質量、低能耗方面進行發展,以夯實我國實體產業基礎。 




Copyright©2012-2017 AEmodel  版權所有:廣州中略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粵ICP備13060742號  管理咨詢公司  戰略規劃咨詢   企業文化咨詢   人力資源咨詢   網站地圖

fc游戏大航海时代
河北时时在线 重庆时时龙虎合开奖app 贝博ballbet娱乐登录 体探足球即时比分 五湖四海历史开奖记录 百人牛牛连线 网赌大数据和控杀 拼十牛牛先翻4张看牌抢庄 极速赛车冠军精准计划软件 看牌抢庄牛牛app 盛彩网买彩票 时时彩历史记录查询 久盈时时彩 足球比分360 快速时时是哪里开的 彩票助赢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