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訂閱中略·策
  •   
    分享到:
     
  • 【從“管資產”轉向“管資本”需要扭轉的不僅僅是觀念】
  • 標簽: 國企改革,國資改革,職能轉變,中略咨詢    作者:中略咨詢    瀏覽數:2253    時間:2016/8/5

  • 從“管資產”轉向“管資本”需要扭轉的不僅僅是觀念

    ---國資委篇:轉換重合角色、回歸監管職能、革別人先革自己

    中略咨詢 高級顧問 周小杰


    一、背景:為什么要從“管資產”轉向“管資本”?

     

    2003年,為改變多年來對國有企業“九龍治水”的監管局面,中央整合中央大型企業工作委員會、經貿委、財政部、中組部等多個部門的職能,正式成立了國資委,形成了“國資委-國有企業”的兩層管理架構,并沿襲至今。

     

    客觀而言,國資委的成立對于促進國有資產保值增值、提升國企效益起到了巨大的作用,然而無可否認的是,這種體制將各地國資委的監管職能與股東職能高度重合,用形象的比喻而言,在國有經濟的比賽場上,裁判員與領隊合一、老板與工頭合一,國資委既要監管,又要在一定程度上進行直接決策,往往監管的對象就是自己批準的事項,因而一方面導致國資委身份尷尬,另一方面又為各地國資委選擇性監管預留了空間,這是導致各地國資委監管頻頻出現越位、錯位和缺位等問題的根源。

     

    可以說,在兩級管理體制下,國資委直接從事資產管理,這種職能定位角色的沖突與矛盾,既非國資委所能,又是國資委自身無法解決之殤。

     

    二、定義:什么是從“管資產”轉向“管資本”?

     

    從“管資產”到“管資本”,一字之差卻是質的飛躍。

     

    “管資產”,意味著國資委必須通過行政化的方式來“管人、管事、管企業”,無論是管理方式還是管理深度,都會對國有企業形成實質上的極大干預,而國資委管的過細、過濫、過多,就會進一步降低企業自主經營的活力。

     

    而“管資本”,則是以政府對國有企業的產權為基礎,以資本為紐帶,可以從根本上理順困擾政府、市場和企業之間的關系。“管資本”是依據《公司法》關于股東享有的資產收益、參與重大決策和選擇管理者三項權利的規定,在這種思路下,政府更多運用法治化、市場化的監管方式而不是行政力量來實現“提升國有資本收益”的目標,國有資本只是作為特定屬性的資本種類在市場上流動,市場在我國資源配置中依然起到了決定性作用,同時國有企業的生產經營自主權不會受到過多干預。

     

    三、路徑:如何實現從“管資產”轉向“管資本”?

     

    要實現從“管資產”轉向“管資本”,過去國資委“裁判員與領隊合一、老板與工頭合一”的角色就必須分離,因而“改革國有資本授權經營體制,改組組建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形成三級國資管理架構”成為本次國資改革的最大亮點,國資管理體制改革前、后對比圖如下所示:

     

     

     

    在新的架構中,國資委將完全承擔起“監管”角色,即從原來的“老板+工頭”轉為“老板”、從原來的“裁判+領隊”轉為“裁判”;而新設立的國有資本投資和運營公司將代替國資委行使“國有股權出資人代表”的職責,即成為國資的“工頭”和“領隊”,將以“促進國有資本合理流動,實現保值增值”為目標,充當著國資委國有資本戰略和國有資本經營預算的實施載體,負責國有資產的投資經營和存量資產的流動與重組。

     

    在新的架構下,國資委將回歸到政府的職能部門序列,而起對國有資產監管的重點也將鎖定在“管好國有資本布局、規范資本運作、提高資本回報、維護資本安全”四個方面,核心職能包括:

    1、制定國有經濟戰略布局和規劃;

    2、規范國有資產的統計、國有資產產權的規則、轉讓過程的相關細則

    3、制定國有資本經營預算;

    4、負責對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核心領導人員、下屬國有企業董事會代表的管理;

    5、維護資本安全

     

    四、方式:從“一切都管”轉向“授權監管”

     

    要實現由管資產向管資本的轉變,國資委對自身的改革非常關鍵,核心是轉變過去的管理方式,明確政府監管職能和企業自主經營權之間的界面,建立權力清單和責任清單,該放下去的一定要放到位,該取消的則一定要取消,堅持做到放權,放開,放活,然后才是管住,管好,實現國有資產的保值增值。

     

    在管理方式上,國資委必須實現三個方面的改變,即從過去的管企業為主轉為管資本為主,從過去的事前事中事后管理轉為事后管理為主,從過去的直接管理為主改為間接授權管理為主。而國家國資委主任肖亞慶提出的“一個轉變、兩個清單、三個歸位”則清晰地為管理方式的變化做出了路徑安排----“‘一個轉變’就是要把國資委定位從管企業為主轉到管資本為主。這個轉變過程,需要各種規范;‘兩個清單’就是要在權力清單和責任清單上下功夫;‘三個歸位’就是將依法應由企業自主經營決策的事項歸位于企業,將延伸到子企業的管理事項原則上歸位于一級企業,將配合承擔的公共管理職能歸位于相關政府部門和單位。”

     

    五、結語:革自身的命,速度和力度驗證改革決心

     

    可以預見,在國資改革大基調、大方向和大精神已確定的情況下,下一步各地國資委出臺“兩個清單”的力度和速度,將成為決定地方國資國資改革能否落地的關鍵。 尤其是《權力清單》,能否真正撒手,將國有企業的投資計劃、部分產權管理和重大事項決策等出資人權利進行授權和下放,能否真正落實國有企業以法人治理為基礎的決策機制,不干預其具體經營,這將真正驗證各地國資委的改革決心。成則有助于推動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和激發企業活力,敗則換湯不換藥淪為又一輪的“改革形式主義”,國資委對自身的革命決心和力度,將是左右本輪國資改革的“勝負手”。

     


Copyright©2012-2017 AEmodel  版權所有:廣州中略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粵ICP備13060742號  管理咨詢公司  戰略規劃咨詢   企業文化咨詢   人力資源咨詢   網站地圖

fc游戏大航海时代
ag电子游戏网投 飞艇7码滚雪球 彩聊苹果版下载 pk10软件下载 ag飞禽走兽有赢钱的吗 抢庄牌九游戏 加拿大28软件app 2018最新版抢庄牌九 宾利娱乐时时彩注册 重庆时时五星彩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直播皇家 吉林快三免费计划下载 中国vs波兰 必兆国际娱乐 重庆时时彩龙虎和坑人 万达国际娱乐